相關新聞

 

單株抗體時代來臨-治癒多發性骨髓瘤不是夢?

台大醫院雲林分院內科部血液腫瘤科 洪郁欽

 

發性骨髓瘤(後文將簡稱為骨髓瘤)的治療在近20年來有顯著、突破性的進步:西元2000年之前,骨髓瘤的治療以化學治療為主;2000年後,免疫調節劑(Immunomodulatory derivatives, IMiDs)和蛋白脢體抑制劑(Proteasome inhibitors, PIs)的使用,不但大幅改善治療的效果,也奠定以免疫調節劑/蛋白脢體抑制劑/類固醇為主軸的三合一治療,使得骨髓瘤患者的存活中位數從2001~2005年的4.6年進步到2006~2010年的6.1年。然而,即使有如此長足的進步,骨髓瘤終究會復發,並奪走病患的生活品質和生命,也因此,如何治癒骨髓瘤仍是醫師和科學家持續努力的目標。

眾多科學家的努力下,近年來免疫調節劑和蛋白脢體抑制劑不斷推陳出新,使得骨髓瘤的治療再次出現曙光。在2015年,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(FDA)一年內就核准四種針對復發性/難治性骨髓瘤新藥品的上市(Panobinostat, Carfilzomib, Ixazomib與Elotuzumab),這些藥品在合併使用下,又為復發/難治性患者提供長期存活的機會。本文的主角,Daratumumab,於2016年經過美國FDA的核可上市,也在2017年7月取得台灣食品藥物管理署(TFDA)的藥證許可,用於治療復發/難治性的骨髓瘤患者,它令人驚艷的療效,讓醫師不禁思考:根治骨髓瘤是否再也不是夢想?

Daratumumab (Darzalex®, 兆科)是人類的IgG單株抗體,它只攻擊表現CD38抗原的細胞,因此,Daratumumab如同”導航飛彈”一般,只會精準攻擊具有這個特徵的細胞,骨髓瘤細胞因為大量表現這種抗原而被殺死,其他沒有這個抗原的正常細胞則不會被傷害,兼具優越療效和安全的雙重優點。Daratumumab的治療成績,在初試啼聲的第二期臨床試驗就展現驚人的療效:面對至少接受過三線以上治療的復發/難治性病人,單一使用Daratumumab便造就36%的總緩解率 (overall response rate, ORR),其中,更有少數病人因此達到完全緩解!此外,65%對治療有反應的病患,疾病在一年後依舊被控制住而沒有惡化;全體病患的一年存活率更是高達77%。這是過去面對復發/難治性、曾經接受多線藥物治療的骨髓瘤病患難以達到的治療成績!

接著,為了更加提升治療的反應,再以Daratumumab分別搭配Lenalidomide (Revlimid®, 瑞復美)/類固醇(DRd)以及Bortezomib (VELCADE®, 萬科)/類固醇(DVd),進行後續兩個第三期臨床試驗。面對至少接受過一線以上治療的復發/難治性病人,一如預期,Daratumumab不論搭配瑞復美/類固醇或萬科/類固醇,和對照組相比,都取得更好的緩解率、無惡化存活時間(progression-free survival)甚至是整體存活時間(overall survival)!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,和對照組相比,使用Daratumumab的病患有更高的機會達到”偵測不到微量殘存疾病(negative minimal residual disease)”的狀態;而且隨著治療時間的延長,治療效果還能不斷加深。因為這樣顯著的療效,美國FDA於2016年11月核准Daratumumab搭配瑞復美/類固醇或萬科/類固醇在至少接受一線治療的復發/難治性骨髓瘤病人的治療。

認Daratumumab對復發性/難治性骨髓瘤的治療效果後,學者更想知道,Daratumumab對新診斷、未曾治療過的骨髓瘤患者療效如何。2018年2月的新英格蘭醫學雜誌再次刊登Daratumumab在另一個第三期臨床試驗的成果,對於無法接受自體移植的新診斷病患,Daratumumab搭配萬科/威克瘤/類固醇和對照組相比的成績顯示:不論無惡化存活時間以及總緩解率,使用Daratumumab的組別表現都比對照組優異,其中,Daratumumab組的總緩解率甚至高達90.9%,以及兩成以上的病患(22.3%)可以達到”偵測不到微量殘存疾病”的狀態。正因為Daratumumab的療效如此之好,目前全球還有數十個相關的臨床試驗進行中,未來,想必會繼續聽到Daratumumab帶給骨髓瘤病患的好消息吧!

Daratumumab的療效如此驚人,眾血液科醫師無不殷殷期盼能早日在台灣的患者使用這個藥物。然而,Daratumumab雖然已取得台灣的藥物許可證,但距離獲得健保給付可能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;不過即使無法在現階段用到新藥(譬如本文介紹的兆科),隨著治療不斷進步,多發性骨髓瘤的”痊癒”必定指日可待,請不要放棄希望。

 

更新於107/3/20

關閉廣告 [X]